北京赛车pk10加盟

群眾演員不該是影視“水桶”的最短板

2019年03月21日 08:50    來源:中國文化報    羅群

  春節檔電影《新喜劇之王》講述了身為群眾演員的主人公“逆襲”的故事,而現實生活中的群演則往往沒那么幸運。群演本不該,卻實際上成為了影視行業“水桶”最短的那塊木板,其際遇總是折射著影視行業百態和人生世態炎涼。隨著聚焦群演、致力于打造群演產業鏈的“青島東方影都全國群演大賽暨‘群演公社’項目”的啟動和相關研討會的舉辦,關于群演的話題再度成為行業熱點。

  群眾演員不可或缺

  群演不同于跟組演員。跟組演員數量較少,與特定的制片人、導演、項目合作,拍到哪就跟到哪;而群演則往往守在當地的影棚、影視基地,有什么戲就拍什么戲。不論古裝劇、年代劇還是現代劇,影視作品拍攝總是需要群眾演員參與,尤其是文武群臣議事、沖鋒陷陣這類大場面,常常需要數百名群演。

  表面上看起來,群演與一部作品的聯系很松散,但其對作品質量的影響不容小視。“比如,我們拍一個悲壯的場面,鏡頭搖過來要把群演都帶上,可偏偏有一名群演在說笑,效果就相當糟糕,只能重拍。”中國廣播電影電視社會組織聯合會電視制片委員會會長、制片人張明智說,類似的情況是很常見的。

  中國廣播電影電視社會組織聯合會電視劇編劇工作委員會副會長、編劇張永琛也曾為群演問題困擾。“一場戲白天沒拍完,晚上接著拍,結果群演都走了、找不到人了,這就讓劇組面臨尷尬境況。”張永琛說,“拍戲對群演的需求量很大,動輒幾百人的隊伍,拍到哪帶到哪根本不現實。所以我們有時候寫劇本、拍戲,就會考慮如果群演問題不好解決,這場戲就刪了。”中國廣播電影電視社會組織聯合會電視制片委員會副會長、制片人孟凡耀則表示,有時候劇情需要群演飾演王公大臣、高級官員,可是扮出來的形象、氣質都不像,于是只好拍全景,不敢給近景,更不要說特寫,這就限制了鏡頭語言的發揮。

  “家里沒遇上點困難,誰愿意來當群演?”

  據了解,在實際工作中,群演并不太受重視,甚至基本權利都得不到保障。

  從人員構成來看,群演群體中有少部分是相關專業的學生,半是好奇、半是社會實踐地當了群演,這部分人流動性很強;還有一部分是懷著表演夢、明星夢,渴望成為下一個周星馳、王寶強的影視愛好者;另外一部分是一些生活處境較為艱難、以群演謀生存的無業者、失業者,他們不談夢想,只問收入,這部分占群演群體的大多數。正如張永琛所說,“家里沒遇上點困難,誰愿意來當群演?”

  群演與劇組的紐帶是群頭,即掌握著當地群演資源,也與劇組比較熟絡的中間人,他們負責把群演召集起來輸送到有需要的劇組,劇組給群演發放的勞務,也由群頭發放。

  群演通常由群頭組織,集體居住在影視基地附近簡陋的房屋中。對于普通的群演來說,每天的收入在幾十元到100元不等,如果演挨打受罵、裝死人、披麻戴孝等戲碼,或者碰到通宵戲,除了多吃一餐盒飯,勞務也會略多些,有時還會額外獲得一些交通補助。如果熬到了特約演員(即戲份較重的群演,特約演員還常常按戲份多少分不同的級別),收入也會相應提升。

  一位群眾演員在電話里告訴記者,據他所知,劇組給群演做的預算往往不止如此,群頭要從中抽成,有時候劇組里負責跟群頭對接的人也要抽一次。“明知道是這樣又能怎么辦呢?得罪了群頭,以后就沒戲演了,那就一分錢也賺不到了。”

  多年漂泊讓群演學會了等待和忍耐。“拍5分鐘,等5小時是常事,這場戲是要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拍了。”那位群演說,“劇組人員態度一般還比較客氣,群頭最厲害,罵人、打人的一般都是他們。”因為沒有合同等保障措施,群演面對這種情況也往往只有默默忍受。

  以“群演公社”為契機建立完善機制

  據了解,在國內諸多影視基地當中,橫店影視城經過多年磨合、沉淀,其群演運作流程比較順暢,總體情況較為理想,但其他影視基地的情況多數不樂觀。廣大群演所面臨的問題,是影視行業的痼疾之一,圍繞群演、群頭所形成的“灰色地帶”已經為許多業界熱心人士所關注。

  無論出于對群演的保護,還是相關產業鏈條的完善,抑或是中國由影視大國向影視強國的轉變所需,完善群演利益保障、提升群演業務水平,都勢在必行。這份期待,也落在了“群演公社”項目上。

  “群演公社”項目由山東青島靈山灣影視局(籌)、東方影都融創投資有限公司、青島西海岸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中國廣播電影電視社會組織聯合會演員委員會聯合主辦,力求依托青島東方影都,打造一個群演大家庭,實現對他們的保障、培訓、管理、提升。在3月16日于山東青島舉辦的項目研討會上,業界專家紛紛為群演事業獻計獻策。

  在影視行業深耕多年的企業家李強深知群演的疾苦,他說:“最首要、最基本的是要給予群演尊重和保護,守護其尊嚴,這樣他們才能沉下心來做這一行。”而在編劇、導演姚遠看來,目前,一名安心演戲的群演,其月收入也不過3000元上下,不足以維持生活。“應該建立一種影視產業基地與劇組直接對接的模式,確立統一的服務標準,繞開中間環節,讓劇組的預算實實在在發到群演手上。”姚遠說,“對于水平高的群演,勞務還應該進一步提升,這也有利于提高作品的整體質量。”姚遠建議,未來條件成熟,可以考慮給群演繳納“五險一金”,給他們全面的保障,增強他們的歸屬感。

  中國廣播電影電視社會組織聯合會演員委員會會長、演員唐國強多次為保障群演權利問題奔走呼吁。“群演是影視行業的弱勢群體,人才管理、社會保障、法律維權等,里面牽涉的面很廣,需要政府、企業等全面、協同發力。”唐國強說。在他看來,呼吁解決群演保障問題的同時,也不能忽略對其業務水平的訓練提升。“怎樣培養出能完成不同作品的群演,這是一個課題,希望‘群演公社’能在當地政府部門的指導、支持、配合下,總結出一些經驗,向全國推廣。”唐國強說,唯有如此,群演作為一個行業群體,才能獲得真正的保障與提升。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李冬陽 )

群眾演員不該是影視“水桶”的最短板

2019-03-21 08:50 來源:中國文化報
查看余下全文
北京赛车pk10加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