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加盟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鋼企成本高企虧損初現 產能過剩又將卷土重來嗎?

2019年04月06日 07:14   來源:經濟觀察報   

  鋼企成本高企、虧損初現,產能過剩又將卷土重來嗎?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簡稱“中鋼協)的鐵礦石價格指數曲線圖顯示,進口鐵礦石的價格從2018年11月的65美元/噸左右開始上漲,到12月中旬已經漲至80美元/噸以上,此后一直保持在80美元/噸之上。

  2019年4月1日,直接進口鐵礦石62%品位干基粉礦到岸價格為87.25美元/噸,環比每噸上升2.35美元,升幅為2.77%,當月平均價格為87.25美元/噸。

  鐵礦石價格一旦抬升,鋼企的利潤便直接受到沖擊。根據中鋼協的調研結果,過去幾個月,已經有1/4的中國鋼企出現了虧損。與此同時,2019年一季度,中國粗鋼產量再次創下了歷史新高,占到全球產量的52%。

  這和2018年形成了對比:剛剛過去的2018財年,是中國鋼企近些年來收獲最豐的一年,全行業實現利潤4029億元,同比增長37.8%,鋼鐵股也成為資本市場上業績表現最為亮眼的概念股之一。

  在中鋼協黨委書記、秘書長劉振江以及敬業集團董事長李趕坡等人看來,從眼下的供需格局分析,中國鋼鐵行業的過剩危機似乎有可能卷土重來。

   礦價上挺

  鋼鐵行業的很多人沒有想到,發生于兩個月前的巴西鐵礦石潰壩事件,會給鐵礦石的價格帶來如此明顯的影響。涉事公司淡水河谷(VALE)是全球最大的鐵礦石供應商,事故發生后,鐵礦石價格表現得愈加堅挺,這超出了諸多行業分析機構的預判。

  巴西當地時間2019年3月28日,淡水河谷依據相關法令條款宣布,公司2019年鐵礦石預估銷量為3.07億噸至3.32億噸。與此同時,另一家全球主要鐵礦石供應商力拓公司在3月24日向經濟觀察報表示,該公司不會因為淡水河谷潰壩事故調整鐵礦石的生產和銷售計劃。

  海證期貨研究所副所長、黑色首席分析師向經濟觀察報分析表示:“年前我們測算,2019年四大礦山企業(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FMG)的增量是2950萬噸左右,但春節期間淡水河谷出現了潰壩事件,導致4000-7000萬噸的減產,這使得鐵礦石出現了緊平衡的局面。我們認為,雖然鐵礦石價格長期維持在80美元之上會導致非主流礦甚至部分國產礦增產,但這不是一個短期可以實現的過程。需求方面,中國粗鋼產量繼續增長,東南亞和印度等國家鋼鐵行業發展較快,預計全球粗鋼產量繼續增加,對鐵礦石的需求形成拉動。因此,今年的鐵礦石應該是供需偏緊平衡的,鐵礦石價格重心總體上移。”

  3月30日,就鐵礦石的漲價問題,中鋼協黨委書記、秘書長劉振江對外表示:“現階段鐵礦石不具備大幅度漲價的條件,目前的供需形勢不支持這樣的漲價。”也就是說,鐵礦石的整體形勢依然是供大于求。

  劉振江是在3月30日召開的2019(第十屆)中國鋼鐵發展論壇上發表上述言論的。“今年進口礦又漲到了80多美元/噸,煉一噸鋼增加了30多美元的成本,這直接影響了鋼鐵企業的效益。”劉振江表示,“進口礦的漲價,因為淡水河谷(VALE)的潰壩事件帶來了一定的影響,但影響不應該這么大,還有其他因素‘添油加醋’。從幾大決定性因素看,怎么‘折騰’進口礦也不具備大幅度漲價的條件。”

  根據劉振江在會上的介紹,眼下國內鋼鐵行業運行壓力加大,效益預期遠不及上一年。2018年,62%品位的鐵礦價格長期穩定在60多美元/噸,這是2018年鋼廠效益好的一個重要因素。但2019年前兩個月,鋼材低價位與鐵礦石價格上挺使得鋼廠效益下降38%,鋼廠的銷售利潤率由去年的6.9%下降到現在的3.5%,企業虧損面增加了10個百分點,將近1/4的鋼廠虧損。

  早在2017年,鋼鐵協會的主要領導就與世界各大主要礦山企業的領導進行了充分的協商與溝通,大大改善了多年沒有解決的鐵礦石市場秩序問題。劉振江建議,為應對當下的形勢,鋼企必須控制生產節奏,關注市場變化,加強市場的監測和預判,重視效益分析。

   過剩危機再次到來?

  “我的鋼鐵網”資訊總監徐向春認為,鐵礦石價格的上挺,一部分原因是淡水河谷潰壩事件影響下的預期導致,但同時這也反映出過去一段時間內市場的供需情況。

  根據劉振江在前述會議上的介紹,今年一季度,受幾種因素影響,鋼鐵產量再次創下了歷史新高,同比增長達到9%,粗鋼產量占到了全球的52%。

  產量增加,社會庫存和企業庫存也在增加,鋼鐵行業供大于求的壓力再次顯現。劉振江提醒,從行業今年一季度的運行情況看,下行的壓力已經顯現,情況不容樂觀,鋼鐵企業要有憂患意識。

  壓力已經在鋼鐵企業那里顯現。4月3日,來自山東一家國有鋼鐵企業人士向經濟觀察報表示,年前一些鋼廠的虧損已經出現,不過,這不是由鐵礦石成本一項因素決定。

  “企業成本構成不是只來自于原料。對鋼廠來說,只有滿負荷生產,才能將成本降至最低。受限產等因素影響,鋼廠無法滿負荷生產。”上述人士向經濟觀察報表示。

  該人士判斷,鋼鐵行業目前已經處于過剩的階段。未來,當鋼鐵的社會存量進步增大,更大規模的存量鋼鐵將進入循環利用,屆時更加不需要如此大規模的鐵產能。

  根據中鋼協的統計數據,2016年中國粗鋼產量為8億噸,2017年達到8.3億噸,2018年更是高達9.3億噸。從2017年到2018年,一年之間增加了1億噸,創下近三年最快的增速,粗鋼產量創下歷史新高。從盈利水平看,過去兩年鋼鐵行業在幾十個工業行業中都處于頂尖的水平,2016年噸鋼利潤為200多塊錢,2017年達到700到1000元,2018年與2017年持平。

  在豐厚的利潤面前,鋼企擴大產能的欲望強烈。中鋼協的統計顯示,目前中鋼協非會員企業的產量增速遠遠大于中鋼協會員企業的增速。

  未來過剩的觀點也得到了一些鋼鐵行業領袖的認同。敬業集團董事長李趕坡認為,煉鐵煉鋼技術水平的極大提高,產能買賣(這使得鋼鐵產能一方面從內陸劣勢地區向沿海優勢地區轉移,另一方面從劣勢企業向優勢企業轉移)以及行業的兼并重組(這使得鋼鐵產能從經營水平差的企業向經營水平更高的企業轉移),這三個因素決定了鋼鐵當下及未來的產量將較前兩年大幅提高。

  李趕坡同時提到了中國鋼鐵產業向海外的擴張。目前,塞爾維亞、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國家,均有中國企業布下的產能,以上國家的投資大約涉及鋼鐵產能4000萬噸。海外產能的布局,意味著中國鋼鐵的出口需求中有一部分將被代替。

  從需求端看,李趕坡認為,中國的GDP增速預期由原來的8%左右降至目前的6-6.5%,這勢必意味著鋼鐵需求增速的同步降低。其次,中國的城鎮化(率)已經達到55%,未來城鎮化速度將會有所減緩。再者,中國已經進入后工業化時期,這一時期的工業化,用鋼量不再像過去那么大,也不再像過去那么粗放。最后,從幾大主要鋼材消費領域看,2018年汽車銷量為2235萬臺,同比下降5.8%;家電2018年下半年銷售額3891億元,同比降5.35%;房地產2018年的流拍地塊1809塊,比上一年的936塊流拍的地塊增了93.2%。

  當然,拉動鋼材需求的利好因素依然存在,例如,政府投資的拉動如高鐵、地鐵、機場等,鋼鐵生產企業的退城進區,以及東南亞國家在穩定發展的同時對中國的依附度逐步提高,這些都將給鋼材需求帶來一定的拉動。

  李趕坡判斷,從整體看,鋼材的產量增速將大于鋼材消費的增速,鋼鐵過剩的危機也由此推導得出。“2019年或許很好,但也可能在下半年就出問題,也可能明年會出問題。”李趕坡說。

  一位長期關注黑色金屬的期貨投資人士,對大宗商品亦持長期看空的邏輯。“宏觀經濟層面,包括全球經濟低增長,美國短期國債利率與十年期國債利率倒掛,來自歐洲的風險,貿易保護主義,以及純粹主義興起等,共同構成了看空商品的原因。”該人士向經濟觀察報分析說。

(責任編輯:殷俊紅)

精彩圖片
北京赛车pk10加盟